Thursday, October 26, 2006

ChinaCOM 参会记

早上七点半才终于等到387,倒一次车,晃晃悠悠到九华山庄已经快十点了,还好晕车不是太厉害。本以为虽然 Session 是九点开始,但我被安排在倒数第二个宣讲,应该还能赶得上。可是到那会场一看,已经是空无一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个 Session 的 Presenters 在我之前就没一个去的,因此整个 Session 就被取消了!与 Andreas 的 Session 一样的下场。Andreas 是昨天一个 SP Session 的 chair,可是到时间了确没发现一个作者现身,其甚感失望。说来也是,别人交了那么高的注册费,不远千里赶过来,就是为了能与同行交流。最后却发现,有会议,没交流,怎能不觉得上当受骗。本来我打算今天去听另外一个讲座,也不来参加的;只是昨晚宴会结束时,Andreas 跟我说 'See you tomorrow',虽然只是客套话,但一想损 RP 的事还是少干的好,于是就忍受公交车上的煎熬赶过来了。只是没想到来了却发现是这样。

看了旁边的几个会场,正好 Prof. Zhou 正在主持的一个 WC 的 Session 快结束了,Andreas 也恰好在旁听。于是等最后一个 Presenter 做完报告,我跟 Prof. Zhou 说了一下情况,希望能在他的这个 Session 宣读一下论文。我只是不想白准备讲稿,今天又白跑一趟。Prof. Zhou 高兴地说 'You are welcome',于是我就上台去,把昨天前天准备的东西 balabala 一通。本来我做得东西基本是 bullshit,不过看台下也就十来个人,而且也肯定不是做我这个领域的,因此也就没什么顾虑了。果然讲完了,也没什么人问问题,只是 Andreas 问了几个,也就胡乱应付过去了。Andreas 所在的实验室正好是发明了 EXIT 的,还好他本人不是做方面,不然我今天真就是班门弄斧了。

这两天参加了几个 Session,好多听不懂,真正学到的东西不多。只是昨天在一个 MIMO 的 Session,仅有的两个报告(都是老外的)还有点可以理解的新东西。Haas 提出了 Spacial Modulation,复杂度很低,性能竟然与 V-BLSAT 相当,甚至更好。另一个就是 Andreas 做的关于空时码在 Nakagami 信道的性能分析,他利用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函数做为分析工具。看 Andreas 的 Slides 也是用 Beamer 做的,感觉很亲切。

昨天在聊天时,我告诉 Andreas 我们博士一般三年可以毕业,他很是感到诧异;跟另外一个西交的同学(和我同级)说起我们的毕业要求是发表两篇 EI 就可以了,他说原来在 BUPT 这么幸福!他还要为 SCI 而奋斗,现在才刚刚开始。昨天晚宴上,同桌一位华东理工的中年老师,听我介绍了自己导师的名字,就说起了他连续三年申请 NSFC 的辛酸,还说请我今后高抬贵手云云。虽然只是玩笑话,听得我还是心理酸酸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lease let me know who you are.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