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5, 2007

二十五

时间不经意地流走,转眼又到了一年的十一月二十五号,我也满二十五周岁了。在二十五岁时,爱因斯坦在已经提出了狭义相对论,亚历山大已经征服了波斯帝国;而我,却还在学校里浑浑噩噩,为各种重要或不重要的事情患得患失,未知自己下一步将走向哪里。

小时候总想着,每人都能活到一百岁,人生真的好漫长;现在即使再这么算,也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分之一。而实际上一个人有创造力的时间也就在五十岁以前,剩下的只有一半时间了。希望在下一个二十五年结束的时候,我可以满怀自豪地回顾自己过去,并可以有时间停下来,慢慢享受生活。

Monday, November 19, 2007

红牌倒掉

外面又在哒哒地响,一看是他们又在钻那个石基,想把它弄成碎石。前些天他们把大红牌的扛掉之后,留下了一块个混泥土浇的石基。本以为这也很好对付,两下就可以搞定。没想用手钻钻了半天,才敲下来几个小碎片;最后好不容易把石基一分为二,发现还是太大,没辙,就把它们仍在路边不管了。今天终于又想起来,趁天黑没人注意,搬来了大家伙,搞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把它们弄掉。

这个大红牌在这儿立了两年,难看不说,还每每在夜里发出怪叫,吵得人无心睡眠。现在好了,总算可以清净了。

明天得据掉一个Offer,其实是还不错的公司。

Saturday, November 03, 2007

寻找工作进行中

昨晚十二点接到通知说今天下午一点参加CMRI的综合面试。除了睡觉,都没几个小时准备了。中午收拾好,已经十二点二十,只得又打车过去。现在老把握不准时间,总是弄得很匆忙。三次面试都不得不打车过去才赶到,而且第一次还好人家推迟了时间,不然就迟到了。这次面试先是群体讨论,后是一对一的英语交流。群面这是头一回参加,虽然以前看过一些面经,但还是掌握不好。试图表现积极一点,但又有几次打断了别人的话,估计会被扣分;而且自己讲的有没有太多章法。总之表现一般。英语面试倒觉得不难,只是聊了几个简单的话题,面试官也很Nice。

至此,对各种笔试、面试,大体都经历过了,单面,群面,中文的,英文的,技术的,非技术的,受邀去的,霸王去的……在刚过去的十月里,宣讲会,网申,笔试,面试,是一个主旋律。在学校的科技大厦,以及人大、北大、清华校园里来回穿梭,参加各种宣讲会,在网上不厌其烦地填繁琐的申请表,终于等来了几个笔试和面试机会,而剩下的则是杳无音信。这个过程现在才进行不到一半,估计还会延续至少一两个月。希望最后能有好的结果。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