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1, 2008

我的二〇〇八

在即将过去的二〇〇八年里,发生了不少大的事情,这些事都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了每个人,自然也包括我。
年初,在不多见的雪天里,我顺利回到了家,暗自庆幸。
三、四月份,在网上看各种关于西藏事件和火炬传递的报道与讨论,一度热血沸腾。
五月,十二号那天,在驾校的班车上,我从YX那里得知地震的消息,当时还没意识到那是一场怎样的灾难。而一周以后,我是在驾校的考场,听着外面的汽车笛声长鸣,与所有人一起默默哀伤。
八月,八号的晚上,我是在四环路的北辰桥上,遥望正在举行的巨大盛典,与大家一起呼喊着加油。几天之后,也去工人体育场观看了一场激烈的比赛,算是没有错过奥运的精彩。
九月,见神七升空,才想起它在几年前还曾经被我们讨论得热火朝天……据说最终也采用了CDMA通信技术。
十月初,我在杭州的公交车上听着新闻,看美国的议员们如何为救市方案吵得不可开交。那时还没想到这场风暴也会在马上到来的冬天让我自己感到阵阵寒意。

于我而言,二〇〇八也是不平凡的一年。回顾一下自己在这一年中所做的事:
1. 上半年花不少精力完成了学位论文;六月底通过答辩;十月份拿到学位证书。
2. 结束了实验室的工作(尽管很难说完成)。七月初离校,稍微玩了两天。
3. 五六月份学车,顺利地拿到了驾照。
4. 年初确定工作,七月份上班。开始了新的研究。
5. 换了一个居住环境,学着煮面和做菜。偶尔也做些运动。
6. 一年都为睡眠问题所困挠,尤以下半年为甚,都几乎没睡过好觉。希望明年能有所改观。
7. 认识了一些以前不认识的人,经历了一些以前没经历过的事。

Tuesday, December 02, 2008

也算有了一篇Transaction

前两天终于收到TVT的邮件,通知文章录用了。这篇文章的审稿过程真是拖得比较久的:2007年8月提交初稿;9月分配Associate Editor;12月给初审结果,大改;2008年3月提交修改稿;6月给二审结果,小改;7月再提交修改稿;之后四个多月一直没有音信,发邮件去问,于是才在11月底收到录用通知。这个过程花费了我不少精力,现在也总算有了个结果,尽管TVT的影响因子并不怎么高。本来这篇文章水平并不怎么样,只是每次对审稿人提出的一大堆问题都回答得比较认真,也一一作了相应修改。估计最后已经把审稿人折腾得不行,就把我放过了。想起以前读到过的大卫・吕埃勒的话,还真不是无稽之谈。

PS,当初选择投TVT的一个原因是它没有强制的版面费(Page Charge);没想时过境迁,现在又开始收了,而且价格不菲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