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6, 2008

选个邮件客户端

公司的防火墙把邮件头里From与Sender不一致的邮件一律判为垃圾邮件,使得我用Gmail收发公司邮件的计划落空,不得不在这台破机器上再装一个邮件客户端。被Outlook折磨了两个月后,实在无法忍受它的速度,下决心换一个软件。因为体验过了Gmail的便捷,就一心想找一个功能与它接近一点的,即便不要求强大的搜索功能;可惜试用了几个,包括Foxmail、The Bat!、Thunderbird,都不能令人满意。

Foxmail是我用Gmail以前使用的客户端,软件小巧,界面简洁,响应速度快,可自定义信纸(模板),并且还有一些不错的功能,像特快专递,邮箱远程管理。这回下载安装了腾讯的最新版,发现虽然保持原来的大部分优点,但并没多大改进。没有会话组织,没有日历,不能导入Outlook邮件,拼写检查不方便,而且还没有英文的模板,这些都是重要的功能,于是只好放弃了。

The Bat!是一个在国外比较流行的邮件客户端。装上试用了一下,确实功能比较强大,支持会话组织,日历,模板编辑,导入Outlook邮件。不过也有几个毛病,一是邮件地址提示太迟钝,二是把HTML格式邮件的源文件都列为附件,看着实在碍眼。

Thunderbird是Mozila旗下的一个软件,怀着对Firefox的好感下载试用,却发现毛病一大堆。首先是对HTML格式邮件支持糟糕,Outlook导入进来就只能看源文件,新邮件提醒也是挂着HTML标签,转发HTML邮件更是会乱了格式。另外,一些设置需要自己写配置文件,不少基本的功能(像模板,拼写检查)还需要安装插件,转发邮件格式不能更改;为了用英文格式,只能用英文版。

几个软件与Gmail比都还有不小的差距,有些功能虽然具备了,但也不如Gmail做得好,比如The Bat!和Thunderbird的会话组织。最后看Thunderbird的插件还算丰富,也还有发展潜力,就先用着吧。

Thursday, September 04, 2008

Chrome试用

听说Google新推出了Chrome浏览器,赶紧下载试用。安装文件很小巧,不到500K,装上一看就觉得很喜欢。同其它Google的产品一样,界面简洁美观,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甚至把菜单几乎都省了。使用起来也很方便,从Firefox转过了不会觉得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对Firefox的导入也支持得很好。不过还是有些缺憾,一是现在看来不支持Lingoes的屏幕取词,二是不支持导出书签(这是不该省略的功能),另外在我的破机器上用起来感觉界面反应有点慢,所以也只能暂时放弃,还是继续用我的Firefox2.0。(当时也试用过Firefox3.0,但有点失望,模仿IE的痕迹太明显,而且还不让让金山词霸取词。)

Tuesday, September 02, 2008

周末出行小记

天空是纯净的蓝,朵朵白云点缀其间,抬头便可望见燕山;天气出奇地好,阳光明媚,空气清爽,并且还吹着秋天的凉风――这最适合出去走一走了。坐地铁来到崇文门,看边上正是东交民巷,就沿着巷子往里走。稍走一段路,便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古老北京的气息。道路两旁,长着一棵棵槐树,浓密的树冠挡住了阳光,在地上留下许多跳动的光影。路上车很少,也没有几个行人。两边一座座古老的欧式建筑,大门紧闭,静静地立着;曾经在里面往来穿梭的,都是各国的使臣。有几处地方,由警惕的卫兵在那里把着门口,显示这里仍旧是个机要的所在。不过这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只有在零星开着的几家小餐馆,可以听见里面食客传出的说笑声和酒杯碰撞声。

路过一个哥特式的教堂,那是多年以前法国人在这儿建的。教堂前面是一个别致的小院子,见院子大门敞开,就走进去参观。走近教堂门口,才发现里面站着许多人,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在唱着动听的歌,原来他们都是从各处赶来这里做礼拜的。站着听了一会儿,就从教堂出来,继续沿巷子走。在好几个岔路口,发现左右两边有更吸引人的去处,但还是忍不住要把这条巷子走完,心想回头再到那边去。但是自己一个人在这条安静的巷子里越走越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回头了――突然,看见前面有几个向下的台阶,台阶下面人头攒动,原来是已经到了这条巷子的终点。下得台阶,才发现是开阔的天安门广场,四周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自己仿佛是一下子从历史回到现代;再回头看那条巷子,它已经躲在高高的台阶后面,看不见了。

看时间已是中午,放弃了往回走的念头,想起去前门吃一碗卤煮火烧。但是到了前门大街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仿佛来到了电影的外景拍摄场,整条大街被修葺一新,装上了有轨电车;满大街尽是游客,比肩继踵,颇有兴致地拍照。一家家老字号都被改头换面,弄得整整齐齐;大多数店面并没有开张,而在全聚德和都一处门前却排着长队,他们似乎是电影导演故意安排的群众演员,好让那些看起来更真实,但实际上我看着却觉得更假。大栅栏也被修整过,里面是一家家店铺挂着木牌匾,叫卖着衣物。

里面无甚可观,粗略瞧了一眼,就赶紧出来。掐指一算,自己已经有整整四年没来这里了;一眨眼这里已经面目全非,完全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相比而言,我还是更喜欢以前那个有点脏,有点乱,但是更鲜活的前门。自己虽然还没在北京呆多久,但也有了一点属于自己的城市记忆,顿生感慨。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