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4, 2008

多收了三五篇

按:本文系转载,作者不详。

VTC会议的录取名单中,横七竖八的列着从中国来的文章。

那些拿到录用通知的中国研究生们,气也不透一口,就来到VTC网站的Register Form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

"IEEE会员700刀,非会员800刀,"VTC的Chairman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研究生朋友几乎不相信他们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大家都呆了。

"上几届VTC,你们不是只收200刀吗?"

"IEEE学生会员几十刀也收过,不要说200刀。"

"哪里有涨得这样厉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paper象潮水一样涌出来,隔几天还要涨呢!"

之前出力熬夜写文章的那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天照应,论文选题不错,赶上了自然科学基金,又是973项目,一个方向多出了几个创新点,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兆头!

"还是不注册的好,我们翻译成中文投国内期刊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Chairman冷笑着,"你们不注册,VTC就开不成了吗?中国多得是研究生;头几届的还没有录取完,后几届的又有大批paper来投了。"

中国有多少研究生,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可是,不注册那已经录取的文章,这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注册呢?学校那里是有论文要求的,为了毕业,出的辛苦也是要有回报的。

"那我们投GlobeCom吧",在GlobeCom,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Chairman又来了一个"嗤"。他操着地道的伦敦腔道:"不要说GlobeCom,投到哪里都是一样。我们同行公议,这两年会议的价钱是会员700刀,非会员800刀。"

"投GlobeCom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GlobeCom审稿就要半年,还不知能不能中,而且谁知道他们的注册费会不会更高?搞不好还是欧元。"

"Dear Chairman, could you give me a preferential price? I am a full time student."差不多是哀求的语气。

"preferential price? 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会是拿本钱来开的,你们要知道。对你们优惠,就是要我们倒出钱,这样的傻事情谁肯干?"

"这个注册费实在太高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去年的注册是200刀,我们想,今年就算涨一点,也不会超过300刀,哪里知道要800刀!"

"主席先生,就是去年的老价钱,200刀吧。"

"主席先生,中国的研究生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少赚一点吧。"

主席听得厌烦,改用加了bulls**t, f**king的地道美国英语说:"你们嫌价钱低,不要注册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唆做什么!我们有的是paper,你们不注册,有的是别人。你们看,帐户里又打进来了两笔注册费。"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写出来的paper总得发表;而且命中注定,只能发VTC这种被EI检索的。VTC可是全文检索啊,而研究生们缺的正是检索。

Wednesday, January 16, 2008

胡紫薇的事

平时不大关心八卦新闻,去年年末发生的是现在在偶然得知。胡紫薇算是奇女子,敢爱敢恨,其捍卫自己爱情的勇气令人钦佩;而且她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还能表现得如此镇静从容,不失风度,一段演说引经据典,借题发挥,彰显专业素质。当然我很不赞成胡这种完全不计后果的过激做法,她可以采取任何一种更合理、更体面的处理方式,都会比这样的结果好。现在对两位当事人也只能深感同情了。

胡引用的"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一语不知出自何典,虽由一个弱女子说出来,却是振聋发聩。 吴澧找到了撒切尔夫人在《治国之道》一书中意思相近的一段话,摘录如下:
The threat from China is real. But we must not lose sight of its true nature. We do not now face, and we are most unlikely in the future to face, a challenge from China of the kind posed by the Soviet Union during most of the Cold War. This is partly because China is not a military superpower... But it is also because China has no internationally contagious doctrine which it can use in order to advance its power and undermine ours. The days when mindless students could be found waving Little Red Books and chanting Mao's banalities have long gone. China today exports televisions not ideas. And when it imports our secrets it does so courtesy of Westerners' venality not their misguided idealism.

参考:
央视名嘴张斌的爱情生活
视频:张斌妻子胡紫薇大闹CCTV会场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