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2, 2006

阎锡山自撰挽联

有大需要时来,终能成大事业;
无大把握而去,终难得大机缘。

事实上阎的机缘已经够好了,赶上辛亥革命捞了个都督,靠逢迎袁、段,保住了山西地盘;军阀混战中没什么实力,靠朝秦暮楚、反复无常的本事求得生机,抗战时也是被迫走到了前线。到台湾后著书立说,得以善终。他也应该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近日读了苗挺的《三晋枭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lease let me know who you are.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