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8, 2006

出来看美女啦!

在新搬进来的宿舍住了半个多月,没发现什么好处,楼层又低,房间又小,而且阴冷昏暗;但除了一点,就是看美女方便。正对面的就是准女生宿舍,本楼的漂亮女生也不少,十三楼的小女生也要走这儿过。于是每当中午或晚上用餐时间,楼下广场就美女如织,或俊俏挺拔,或婀娜多姿,或温柔可人,或俏皮活泼,或长发飘逸,或健美性感,如此不一而足。而且正直春暖花开,风和日丽之时,女生们都脱下了厚重的外套,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午后或傍晚时分,只要在阳台下面一眼望去,就有莫大的享受。

Monday, April 24, 2006

进行全神贯注的科学思考

进行全神贯注的科学思考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些人只是在桌子前对着一张纸发呆,有些人则不停地踱来踱去,而我个人喜欢平躺下来、闭上双眼。事实上,正在努力思索的科学家看上去可能到像是正在小憩。全身心的沉浸于科学思索是一种最有价值的经历,但也确实非常艰苦。一个正努力追踪某些念头的科学家对自己是近乎残酷的,让自己变得痴迷,而某种有趣的看能性一旦隐约出现,就立刻集中所有的精力验证它。在这些不确定的念头中,只有很少一些被证实为真而幸存下来,大多数最终还是被淘汰了。大胆而粗略的思想当然要继续发展,但具体细节也必须及时核证,而通常,灾难性的缺憾总是在这一过程中冒了出来。这是,思想必须重新解释或放弃其中的一大部分。这样的工作过程日复一日,经年累月。当然,并不是所有看似科学家的人都如此艰苦的工作,他们中的许多人早已停止了工作,而剩下的则从未开始过。但对于那些并非装腔作势,自欺欺人,而是真正游戏其中的人们来说,游戏是艰难、紧张,令人痛苦和精疲力竭的。然而,如果这种劳动的果实、这种努力的结果竟受到傲慢无礼的鄙弃,悲剧就发生了。想像一下,一个发现了自然根本方面真意的人,面对他同时代人的抨击和误解,仍年复一年的继续他的研究,如今变得年老体衰沮丧。这些就发生在奥地利物理学家波尔兹曼身上。1906年9月5日,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时,他62岁……

-- 大卫·吕埃勒著,刘式达等译,机遇与混沌

Wednesday, April 19, 2006

再见,羊排!

中午又趁早去食堂二楼,希望能吃上羊排。没想又被告知:羊排没了,只有牛肉!已近好几周没吃上了。四块钱的红焖羊排,虽然只在一小碗里装上六七块,但能大口吃肉总是令人向往的事。而且其肉香辣酥软,美味可口。曾经有一个月里,我几乎每天必食。
仔细一问,原来人家是不做了。看来这还是零和博弈,你喜欢的东西,别人就不喜欢。

Tuesday, April 18, 2006

谈论review paper

偶然读到别人的Blog,心里真是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引用

review paper
review到好的paper,那也是一件幸事啊,至少你花的时间都不是浪费掉的,还能学到新东西。反过来说,要是review到烂的paper,时间都是浪费掉了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