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31, 2007

Les Choristes

晚上忙里偷闲,去科学会堂看了一部电影《放牛班的春天》(Les Choristes)。影片的情节很简单,讲一所寄宿学校代课音乐老师,通过组建合唱团来鼓励孩子们成长的故事。童声合唱作为影片的配乐,清新自然,颇有感染力;最动人的还是Pierre那纯净和嗓音和歌唱时专注的神情,有些让人心神荡漾,激动不已……

我把影片的法文片名作为Gtalk的签名,就有好几个人问这是什么意思。前几天的签名也是源于一部电影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Happyness 这个词是影片的主题,其独特的拼法在影片里有个注解。这部电影也相当不错,里面 Will Smith 的表演很见功力。

Les 这个词除了是法语里的一个定冠词,也是对某类特殊群体的简称。今天在礼堂有两个女孩自己表明属于这个群体;发现大家也乐于接受。有点跟不上时代了……

Saturday, March 24, 2007

三月香港游记

余秋雨说认何一个中国人初到西湖,都会觉得是旧地重游;这话对于香港也很合适,尖沙咀、铜锣湾、旺角这些地名已经通过各式各样的港片深入人心,中银大厦、会展中心等建筑也作为香港的标志无数次在我们眼前闪现。这次借参加WCNC会议之机,我也终于"重游"了一回香港。

可三月并不是游览香港的好时节,毛毛细雨总会降低人们游玩的兴致,蒙蒙的轻雾也多少掩盖了香港的绚丽多彩。所以在第一天晚上,当我来到太平山顶,准备欣赏维多利亚港的夜景,却发现自己置身云雾之中,四下看不见一丝光亮时,就颇感失望。不过在白天,薄雾包裹的维港虽少了一分张扬,却多了一分温柔与宁静。看着各种渡船、游艇、货轮在平静而开阔的海面上来来往往,悄无声息,而对岸的高楼大厦静静的矗立云中,守护着这个美丽的港湾,我想这一定是香港所特有的风景。

当然香港也不只是有一个维多利亚港。离开的前一天,气温升高,天空晴朗,我们乘坐大巴翻山来到港岛南面风景优美的赤柱与浅水湾。这个时节人还不多,在这里远离了都市的喧嚣,可以躺在白色的沙滩上悠闲地晒日光浴,或者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碧海蓝天,仿佛时间都放缓了步伐,让你尽情地享受无忧无虑的轻松。可惜我们只是步履匆匆的游客,不得不回到大巴上赶我们的行程。

香港素以"购物天堂"著称。因为要帮xx带点东西,正好借机体验一下逛商场的乐趣。在尖沙咀、金钟、铜锣湾这些地方有不少著名的大商场,如海港城,太古广场,崇光百货,时代广场等,不但环境舒适,商品琳琅满目,而其还常常有打折,服务员的态度也是极好。还好我不是购物狂,不然在每个商场都可能花去大半天时间。尖沙咀、旺角等地遍布各种免税店,可以淘到不少好东西;深水埗的电子产品据说很便宜,这次还没来得及去;而庙街、女人街的夜市则充斥了各种来路不明的廉价货,就只适合看看而已了。香港是晚睡的城市,上午十点都看不到几家店铺开门,街上冷冷清清;而只有在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她才展现其熙熙攘攘、灯红酒绿的真实一面。

香港有很多有特色的交通工具。我一下火车就急于尝试的是往来维港两岸的天星小轮(Star Ferry)。这是两层的渡轮,不仅价格便宜(上层比下层稍贵),而且坐在上面可以尽情地欣赏维港风景。港岛上有种古老的有轨电车(很多人叫它叮当车),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开得不徐不疾,晃晃悠悠,花上两块钱便可以饱览港岛的闹市街区。最有意思的还是山顶缆车,历史更为悠久。它有两节车厢在轨道上行驶,而由缆绳牵引,在山坡最陡处约有45度,人坐在车厢里看两边倾斜的建筑,很是怪异。可惜价钱稍贵。

香港的地铁发达,是最快捷的交通工具,价钱也不算贵(只是过海要多花不少钱)。每个地铁站都超大,出站时一定要选对出口,不然可能要多走很多路。因为土地有限,地面上的道路都很窄,没有自行车道;虽显拥挤,却没有看到过交通堵塞。因为靠左行,我初到时很不习惯。还好交通指示做的很好,没有红绿灯的路口都在地面上提醒行人该注意哪个方向的车辆。我在香港乘所有的交通工具都是用八达通付费。如果用硬币的话会比较麻烦,因为一般车上是不给找零的。八达通几乎已经是全香港通用的电子货币,除了公交,在便利店、麦当劳等很多地方都可以用,非常方便。

香港人(包括外国游客)很讲文明,Excuse Me,Thank You这些词是经常挂在嘴边的;在哪儿都要自觉排队;在扶梯上一律靠右站。公共场所都很干净(可能与惩罚严厉有关,乱扔垃圾罚款一千五)。不懂粤语在香港会觉得有点不自在,因为别人看不出你是大陆来的,都会先用粤语与你交流。而且普通话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说;还好他们一般都能听懂。虽只呆了短短几天,也可以感受到香港的民主氛围。比如政府要拆除港岛上的天星码头而建海滨长廊,于是就看到边上贴满了诸如"请尊重我们的文化和历史"之类的反对标语;大街上也经常挂着写有"今日不上街,普选永无期"的大牌子。这些东西在大陆是很难看到。

在香港吃饭花费稍贵,一般的街边小吃也要花上二三十块钱,不过他们做的东西都还不错。麦当劳的价位与内地相当,相对来说是最便宜的。这次仅仅尝试了猪扒饭、牛腩面、叉烧饭、牛丸等几样,其它的只能等下次又机会再来了。当然香港的住宿也不便宜。像久负盛名的半岛酒店(The Peninsula)这种就不敢奢望了,我这次就只能以开会的名义进去感受一下它的豪华。

这次游玩的时间还是太少,很多著名的地方都没来得及去看看。最后一天上火车前花一个多小时参观了一下其历史博物馆,里面做得还是很认真精致,可惜也只能走马观花。

感谢zhuyaa在这次旅行中的全程陪同和导游,也感谢clouds借给我的相机。

Thursday, March 22, 2007

WCNC 2007

因为今年的WCNC在中国香港举行,去参加会议也就不用费太多周折。虽然还是需要通行证、签证这些东西,并且从北京到香港的旅行也花费颇多,不过我最终还是顺利成行。

作为IEEE的一个重要会议,WCNC吸引到了不少人参加,仅出席的Fellow,Life Member就有不少,可惜因为研究领域的差别,我对他们了解不多。比如第二天做 Keynote Speech的Prof. Leonard Kleinrock,他对互联网的发展作了奠基性的贡献。(此人的操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演讲风趣幽默,虽然超出了预定时间不少,大家还是听得趣味盎然。)不过几天下来,还是认识了一些新朋友,比如法国的Julien,澳大利亚的Justin。当然最让我惊喜的是意外地见到了Andreas,那个又高又帅的日耳曼人,他是我在去年的Chinacom会议上认识的。我见到他时,他正在给人讲解他的Poster,他的文章也正是对其去年发表的内容的改进。Andreas告诉了我他还将参加的一些会议,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在以后的这些会上碰见他。

在这个会议上,被安排做Presentation而没有到会的作者不像Chinacom那么多,即使有实在不能参加的,也一般请人代为宣读。如果一片文章的作者中只有导师参会,那么他一般也都会认真地给大家做讲解。Prof. Hanzo这次有不少文章发表,我就总见他忙着赶场子。(与以前从照片上得到的印象不同,我发现Hanzo原来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老头。)不过国内的作者没有到场的还是有不少,据说这也是我们经常在一个Session里被安排在后面的原因。在我的Session里,本来我是安排在最后一个的,但因为前面有位Professor还要参加另外一个Session,我就被提前了。Session Chair对时间掐的比较严,每人限定17分钟,我准备的内容稍多了一些,结果没有时间留给大家提问,这是比较遗憾的地方。

这届WCNC也有组织得不尽如人意之处,比如临开会前取消了Student Member的Lunch,害得我只好每天去吃麦当劳。不知这是因为Sheraton和Peninsula的容量有限还是消费太高。

刚收到Letaief的邮件,说在http://www.ece.ust.hk/wcnc2007放上了这次会议的一些照片。在上面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