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0, 2007

北京七月底

空气总是灰蒙蒙的,有些闷热,很少有天空明朗的时候;出去骑车兜风,沿途尽是建筑工地,不时有飞沙打到脸上,窜入眼皮;回到宿舍,成群的蚊子眼前飞来飞去,在腿上、手臂上,爬上爬下,肆无忌惮。这是怎样一个夏日啊!

晚饭后,太阳的余温渐退,走在马路上,清风拂面,这我记忆中的北京夏天怎么一去不返了?天空晴朗的午后,在有树荫的小道上,边上是青青的果园,一个人漫无目的、自由自在地骑行,这样的感觉怎么找不到了?暑假过了一半,之前制定的计划一步也没有实现,一些事情,真是比这眼前的蚊子更让人心烦意乱!

Wednesday, July 11, 2007

糟透了

本来就诸事不顺,心情低落;今天早上又把手机给弄丢了。早餐前给同学发了一个短信,塞进兜里;刚走出餐厅就发现手机没在身上,马上回去找,问谁谁说没看见。回头给手机打电话,开始没人接,接着被挂断,再打就关机――唉,真是无语。虽然还是一厢情愿地给手机发短信说明了我的联系方式,但也不指望会有人给送回来了。

这个手机也用了将近四年了,丢了也没什么。只是里面的通讯录基本都没有备份,这实在是痛苦的事。而且这事也太不凑巧。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这是在北邮第二次丢东西。上一次是在大一,那时图书馆没有带锁的柜子,我把自己的一本C++的书放在借阅室外面的长椅上,然后进去借书;回来发现那本书已经不见了。我于是就很为他们觉得悲哀,自己后来也不得不多长一个心眼了。

Saturday, July 07, 2007

七月六日随笔

校园的广播放起了那些动听的老歌,干道上满是恣意欢笑的人群;偶尔见一两个醉酒的女生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边上围着一圈关切的同学――他们的兴致并没有降低。我知道,他们正在体验的,是其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离别。

我带的一个女生,明天就要离开赶去新的工作单位报道。晚上把最后一点东西交给它,算是结束了这一个学期的关系。我祝她明天一路顺风,她说谢谢老师。她一直称我为老师,其实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多少老师的样子。本想再说点什么,她却显得不想久留,只好静静地目送她离去。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每次见面时都是笑容可掬。可说起毕设中的问题,却常常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问她是不是觉得烦了,她说确实是挺烦的。我于是心想,真是不应该用这个编码、那个算法来折磨这样的女孩子。我也无奈,只好耐心地帮她调程序,实际上我知道也没有几行代码是她自己写的。最后总算有一些结果,答辩的时候,她讲起来也算有条有理,头头是道。这才觉得其实她还是做得不错的。她说她是其班上第一个离校的,我猜明天一定会有很多同学为她送行吧,不知她到时会不会哭得泪流满面。希望她以后不再为那些无趣的事情烦心,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