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0, 2006

恢复晨跑

最近早晨的阳光不错,从今天起开始恢复晨跑;已经中断了半年了。

好久没被蚊子叮过,以为它们已经冬眠去了,就把蚊帐撤了。没想到,昨晚被突然冒出的那么多蚊子骚扰得几乎整夜没睡着。今天还得再把蚊帐挂上。

Saturday, October 28, 2006

BlogSpot 又不能访问了

已经连续几天不能访问 BlogSpot,据说是又被封了。上次被封了两年,不知这次会持续多久。前几个月 BlogSpot 得以在中国重见天日,还以为他们有所长进了。真不知那帮人是怎么想的,难道用这种拙劣的、下三滥的手段真能堵住群众的喉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还不懂?

在 BlogSpot 的镜像现在可以暂时用这个地址访问: http://www.pkblogs.com/wjiangpkblogs.com 是专门用于解决 BlogSpot 的这种问题的,在其主页上赫然写着:"Is your blog blocked in India, Pakistan, Iran or China? If Yes then you can still access your blog anytime using pkblogs free Blog Gateway. " 被与那些国家列在一起,真是中国的耻辱!要是他们把这个站点也给封了,那可就好玩了。

另外,用 google reader 之类的阅读工具也还可以订阅:
全文:http://wjiang.blogspot.com/feeds/posts/full
评论:http://wjiang.blogspot.com/feeds/comments/full

相比于 Microsoft,Google 在中国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Thursday, October 26, 2006

ChinaCOM 参会记

早上七点半才终于等到387,倒一次车,晃晃悠悠到九华山庄已经快十点了,还好晕车不是太厉害。本以为虽然 Session 是九点开始,但我被安排在倒数第二个宣讲,应该还能赶得上。可是到那会场一看,已经是空无一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个 Session 的 Presenters 在我之前就没一个去的,因此整个 Session 就被取消了!与 Andreas 的 Session 一样的下场。Andreas 是昨天一个 SP Session 的 chair,可是到时间了确没发现一个作者现身,其甚感失望。说来也是,别人交了那么高的注册费,不远千里赶过来,就是为了能与同行交流。最后却发现,有会议,没交流,怎能不觉得上当受骗。本来我打算今天去听另外一个讲座,也不来参加的;只是昨晚宴会结束时,Andreas 跟我说 'See you tomorrow',虽然只是客套话,但一想损 RP 的事还是少干的好,于是就忍受公交车上的煎熬赶过来了。只是没想到来了却发现是这样。

看了旁边的几个会场,正好 Prof. Zhou 正在主持的一个 WC 的 Session 快结束了,Andreas 也恰好在旁听。于是等最后一个 Presenter 做完报告,我跟 Prof. Zhou 说了一下情况,希望能在他的这个 Session 宣读一下论文。我只是不想白准备讲稿,今天又白跑一趟。Prof. Zhou 高兴地说 'You are welcome',于是我就上台去,把昨天前天准备的东西 balabala 一通。本来我做得东西基本是 bullshit,不过看台下也就十来个人,而且也肯定不是做我这个领域的,因此也就没什么顾虑了。果然讲完了,也没什么人问问题,只是 Andreas 问了几个,也就胡乱应付过去了。Andreas 所在的实验室正好是发明了 EXIT 的,还好他本人不是做方面,不然我今天真就是班门弄斧了。

这两天参加了几个 Session,好多听不懂,真正学到的东西不多。只是昨天在一个 MIMO 的 Session,仅有的两个报告(都是老外的)还有点可以理解的新东西。Haas 提出了 Spacial Modulation,复杂度很低,性能竟然与 V-BLSAT 相当,甚至更好。另一个就是 Andreas 做的关于空时码在 Nakagami 信道的性能分析,他利用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函数做为分析工具。看 Andreas 的 Slides 也是用 Beamer 做的,感觉很亲切。

昨天在聊天时,我告诉 Andreas 我们博士一般三年可以毕业,他很是感到诧异;跟另外一个西交的同学(和我同级)说起我们的毕业要求是发表两篇 EI 就可以了,他说原来在 BUPT 这么幸福!他还要为 SCI 而奋斗,现在才刚刚开始。昨天晚宴上,同桌一位华东理工的中年老师,听我介绍了自己导师的名字,就说起了他连续三年申请 NSFC 的辛酸,还说请我今后高抬贵手云云。虽然只是玩笑话,听得我还是心理酸酸的。

Monday, October 23, 2006

EPS 图转 PDF 图

PDFLaTeX 只支持 PDF 格式的图片,连 EPS 都不支持。要把 EPS 图转成 PDF 图可以用 epstopdf 或 Acrobat Distiller。ps2pdf 虽然也可以转,但生成的都是默认的 letter 页面,还没找到参数设置使得页面就是图片大小。

用 Photoshop 也可以打开 EPS 图,然后另存成 PDF,但它得到的实际上是经过压缩的位图,基本没法看。

Friday, October 20, 2006

Filemon

Filemon 可以监视当前系统中有哪些进程正对读写磁盘文件,并给出目标文件路径。用电脑时硬盘经常莫名其妙地狂响不止,这时这个小软件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据说Windows Vista 已经集成了这样的磁盘监视功能。

Thursday, October 19, 2006

红薯的抗癌作用

中午大家说起红薯的抗癌作用,不知其机理,上网搜了一下。

1、关于红薯抗癌的机理,尚不十分清楚,有许多种说法。如有的报道中说,美国费城医院从红薯中提取出一种活性物质――去雄酮,它能有效地抑制结肠癌和乳腺癌的发生。还有一所美国大学研究发现,红薯中有―种叫脱氢表雄酮的物质,对防治癌症有―定的效果。

2、关于抗癌功效,中医理论认为,是由于其通便排毒,能起到减少人体内垃圾、毒素积存的作用。

3、理论上推测,它含有丰富的膳食纤维,润肠通便,治疗便秘,对预防结肠癌等癌症有益。

4、红薯含有的赖氨酸,比大米、白面要高得多,还含有十分丰富的胡萝卜素,可促使上皮细胞正常成熟,抑制上皮细胞异常分化,消除有致癌作用的氧自由基,阻止致癌物与细胞核中的蛋白质结合,促进人体免疫力增强。

5、现代医学研究表明,红薯具有消除活性氧的作用。活性氧,是诱发癌症、衰老和动脉硬化的原因之一。

参考:
紅薯為何成為"冠軍菜"
抗癌之星――红薯
抗癌蔬菜大名单

Sunday, October 15, 2006

看了《夜宴》

确实有点莎士比亚的味道。画面不错,几个镜头也挺好。节奏稍微有点慢,有些情节安排的很生硬,比如"洗桥"那段,完全应该删掉,冯导可能也是舍不得好镜头。几个外景前后重复出现,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不该有的失误。最后结尾很失败,文婉被呼"皇上"时结束最好,一段暴风骤雨的搏斗后,所有角色统统倒下,只有一个女人成了孤家寡人的"皇上",这样最富戏剧性了;而最后让她莫名其妙地死去,暗示意味太强,反倒是庸俗了。

当"母后"变成"婉儿"的时候,心头还是震动了一下。不为他们,而为自己。

Thursday, October 12, 2006

阎锡山自撰挽联

有大需要时来,终能成大事业;
无大把握而去,终难得大机缘。

事实上阎的机缘已经够好了,赶上辛亥革命捞了个都督,靠逢迎袁、段,保住了山西地盘;军阀混战中没什么实力,靠朝秦暮楚、反复无常的本事求得生机,抗战时也是被迫走到了前线。到台湾后著书立说,得以善终。他也应该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近日读了苗挺的《三晋枭雄》。

Tuesday, October 10, 2006

十月故乡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在金秋十月回到故乡了,这次趁着十一假期,回乡看望了外公外婆。

外婆家新筑的房子位于老宅的后面,依山而建,是一栋三层的小楼。我上到三楼的一个小房间,还没布置家具,也略显阴暗。站在那个宽大的窗边往外看,见到的正是山上茂密生长的松树,伸手就几乎可以购到一条树枝。树底下上长满各种杂草,长得比我记忆中的要高许多,盖住了我以前常走的那几条小路。记得小时候,下过一阵雨之后,这些草丛中就长出一颗颗美味的蘑菇,不知现在还会不会有。可以想象,住在这个房间里,在一个夏日的清晨,从安睡中醒来,听到的只有鸟儿欢快的鸣叫声,该是多么惬意。

我又来到另外一个朝南的房间,占满整面墙的窗户迎着下午的阳光,使得屋内通亮。从这边看出去,视野甚是开阔。前方不远就是那条我儿时经常嬉戏的小溪,溪水似乎比原来的浅,不过还是那样静静地流淌着。小溪所流过的,是一个小小的山谷,分布着一块块的稻田。一些田里看到的尚是水稻的青叶,而其它大部分已经成熟了,一颗颗稻穗在阳光的照射下成了一片金黄。其间又有些零落的屋舍点缀着,白墙红瓦,或高或矮。前方稍远的地方是一座小山,上面是也是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松树,显出深深的墨绿色。而与它迎着的另一面山坡上,却很少长有树木,只是一片浅灰色。两山之间,是一条蜿蜒的小路,向山那边延伸;中间恰到好处的地方,又有一个红瓦的亭子。以前村里的人们,都是经由这座亭子出门远行。看着山前那一块块错落有致的稻田里,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我竟有些入迷了。

Tuesday, October 03, 2006

今天真是好日子

三位同学赶在同一天办喜事,不过只喝到了其中一位的喜酒。
祝福她们!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