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3, 2008

华山之行

去年到了西安却没有时间上华山,觉得甚是遗憾。于是趁离校与入职之间还有几天空闲,就打定主意去体验一下华山天下险。买车票,赶火车,经过一番波折,最终成行,于十号早上近九点赶到西安火车站。买好第二天晚上回京的车票,然后就坐上去往华山的大巴。火车站广场上去华山的大巴全天都有,往返五十元,并且不限制返程时间,比较适合爬山旅行者。

大巴经两小时抵达玉泉院,已是中午。接待站的工作人员给介绍了一下爬华山的注意事项后,就劝我们先开个房间休息一下,晚上再上山,并细数晚上爬山的"五大好处",比如可以看日出,不会被华山的险峻吓倒等等。这显然只是在招揽生意;在我看来,晚上爬山的唯一好处是可以不用在山上住宿,从而省点钱。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细细地观赏华山,我早决定夜宿山顶。于是消灭掉一些背包里的干粮,稍微休息一下,就启程了。

上山需首先经过玉泉院,不过我没有心思参观,就直接奔山门而去。现在正属于旺季,门票一百元,外加五元保险。买了门票进去,看时间是十二点半。开始的路比较平缓,但烈日当头,很快就走得满头大汗。此时上山的人不多,只有零星的几个;不过一路上会陆陆续续碰到下山的游客,看他们都是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从玉泉院上山的这条路正是"自古华山一条路",从峪口沿着山谷缓缓向上,一边是水声淙淙的山涧,一边散落着各个时代留下的道观和石刻。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补给站,提供饮料、水果和凉粉。即使不买东西,老板也会热情地招呼你进去休息。他们把下面的泉水引了上来,当爬山已经浑身湿透,疲惫不堪时,用清凉的泉水洗把脸,便会觉得顿时精神焕发,异常清爽。

当斜坡路走完,开始爬台阶,才觉得华山的艰难。常常有陡峭的石阶,必须攀着边上的铁索才上得去。爬了几段之后,便觉双腿发沉,停下来休息也越来越频繁。好在此时已深入山林,没有太阳的直射,而且有凉风阵阵,可以很快消除疲倦。当到得回心石,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达到一个坎,疲惫之极。"回心石"的原意就是游人至此,若觉体力不支,便可放弃登山的念头,就此下山。看来这个名字是很确切。但是回心石以上才算是真正的华山,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游人即使再累,也肯定会坚持住。

回心石往上爬,便到了千尺幢和百尺峡。这两处紧连着的笔直陡峭的石阶,有八十度左右,并且又窄又长,仅容一人攀着两边的铁索向上爬,在下面抬头看,一眼瞧不见尽头。不过因为可以手脚并用,其实爬起来很轻松。再往上的一段,曲曲折折,又陡又长,确实比较难爬。不过当时前面有两位美女,我爬得很带劲,不一会儿就爬完了,都没意识到这就是传说中的老君犁沟。

老君犁沟再往上走便是北峰。北峰是上山索道和智取华山路的终点,在华山诸峰中是最矮的,只在半山腰。北峰本身无甚可观,但登上峰顶可以远眺华山的东、西、南三峰,正组成一朵盛开的花,高耸在绵绵的群山之上,甚是壮观。不过这是我在次日下山时才领略到的,当时登顶心切,略过北峰,直上苍龙岭,过金锁关,奔向中峰。这一路上可以充分感受到华山的奇险,远处是纵横交错的山谷,眼前是垂直耸立的西峰,脚下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虽然仍旧一路是陡峭的石阶,但因为有美景相伴,也不觉得疲倦。

抵达中峰,看时间是下午五点半,从山门至此,整整花了五个小时。中峰位置较低,被三峰环抱,正像被三支花瓣包裹的花蕊。峰顶平整且宽阔,当时却空无一人,只有几间锁上的破房子,和一个小道观。我到悬崖边四下眺望时,道观里出来一个年轻的道士,远远地看着我,心想可能是担心我掉下崖去。当走到他身边,他却问我是不是要住宿,然后把我带到一个小山洞里,里面横竖摆着四五张床,开价每人三十五元。我看条件太差,放弃了。下中峰,上云梯,来到东峰宾馆。想着第二天早上看日出方便,就定了最便宜的十人间的一张床,也要八十元。然后又下东峰,直奔西峰去看日落。

上到西峰时间不到七点,离日落为时尚早。经过一下午不停的攀爬,现在终于可以放松身体,坐在石头上静静地欣赏华山美景。身处千尺悬崖之巅,层层叠叠的山峦与沟壑,高低深浅,尽在脚下。方才走过的狭长山谷,也一览无余。天边的太阳,尚是耀眼的金黄,悬在一团厚厚的云层之上。不知不觉过了一会儿,太阳与云层靠得近了,下面一圈变成了火红,很快又成了暗红;然后整个儿都红了,并且迅速变得暗淡。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它就已经钻入云层看不见了,只留下一抹淡淡的红霞留在天边。转头看南面,一轮明月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爬了上来。当回到东峰,天已经黑了,一颗颗或明或暗的星星冒了出来,渐渐布满了整个夜空。我特地一个人走到一块空旷的岩石上,躺下身来,遥望繁星点点,四下悄无声息,此时思绪完全不受任何干扰――这种体验已经好久没有过了。

第二天五点多起床,跑到东峰顶上去看日出。上面已经聚集了好多人,不少是夜里爬上山来的。可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失望了,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后面,升到老高了才从云里钻出来,那时天已经大亮。从峰顶下来,见华山第二险的鹞子翻身就在下面半山腰,就花三十元租了根保险绳爬了下去。鹞子翻身徒有虚名,其实并没有多险。下去之后可以来到下棋亭,它建在一块三面峭壁的石台之上,早上清风阵阵,飘来几缕淡如轻纱的晨雾,颇似仙境。这里据说就是当年赵匡胤与陈抟老祖对弈输掉华山的地方。

从东峰下来,又爬上南峰,穿过南天门,来到长空栈道上方。这时雾突然变得很浓,能见度不到十米。四周全是云雾,湿湿的水汽扑面而来;探出身子俯看峭壁的下面,尽是白茫茫的一片,不知道底下有多深,也不知道自己身处有多高。自己几乎想纵入这雾海之中,体验一下无拘无束逍遥忘我的快意。令狐冲每天在这种地方思过,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想像下面的长空栈道,走在咯吱咯吱的木板上面,如行走在云中,那肯定会有奇特的感受。不过我决定这回放弃它,留到下次登临华山的时候再来体验。下得南峰,又重回西峰,看到的是与昨日全然不同的景象。沿着山脊的石阶往上走,前后都看不见路通到哪里,而左侧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幸好有铁索的保护,心里才踏实些。心想,此时若是在苍龙岭上,并且两侧没有围栏,那该是怎样一番让人胆战的景象,韩愈投书呼救也可以理解了。

把诸峰都游遍之后,雾也散了。回到金锁关,取飞鱼岭复道下到北峰。此时正直中午,游人如织。我没多作停留,十二点半开始从原路下山,两个多小时后回到了玉泉院。之后从西安返京,华山之行顺利结束。

此行准备还算充分,只是水带得太多,导致开始时背包负荷过重。其实一路上的补给站都可以补充水,回心石以下,用桶装水灌满一瓶的价钱是一元;回心石以上、北峰以下,升到两元;北峰以上不再有这种服务,但只要坚持到旅馆就行了。东峰住宿最贵,西峰次之,而西峰下的镇岳宫相对较便宜,五十元一个床铺。如果早上从镇岳宫去东峰看日出也来得及,提前半小时足够。况且我这回还没看到日出,算是不小的遗憾。不过经历过在空气清新的林间山道畅快呼吸,在莲花峰顶静静的观赏美丽落日,在夜里独自躺在石头上遥望满天星辰,在清晨感受华山绝顶的云雾缥缈,这些已经给我留下足够多的美好记忆了。

Sunday, July 06, 2008

俺也有本儿了

今天去取了驾照,算是顺利完成了学车的计划。因为报的是集体班,进度相对来说比较快。一周上法培,两周半练场地,两天练路,加上中间等了一些时间;从五月十二号开始上课,到现在也就不到两个月。当然中间的几次考试,都还比较顺利。刚开始上车时,什么也不会,连档都挂不好,因此没少被教练说,不过摸了几天车也就好些了。最后路考时,碰上的考官还比较严格,当时一起考的挂了不少。好在我的运气非常好,就让我走一段大直路。虽然开得不是太稳,但也没出什么差错,起步之后没多久就靠边停车,让我过了。

上集体班练车的时间有些少,手感还没练出来;真要开车上路,还是有点心虚,到时肯定还得再练练。这本拿是拿了,但也得先压抽屉里;不知啥时能拿出来用用。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