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4, 2010

新大陆游记

断断续续读完了梁启超的《新大陆游记》。梁启超1903年游历北美大陆后回到日本将所见所闻所感总结成书,其不是记录"风景之佳奇"或"宫室之华丽",而是重点关注美国和加拿大的社会、政治、经济,以及华人的生存状态。当时边读边把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发到Twitter上,现集于此,权作书摘。

--

梁启超三十一岁生日时,感概十年奔走,仍事业未成,于是赋诗一首:十年十处度初度,颇感劳生未有涯。日月苦随公碌碌,人天容得某栖栖。庄严地岳来何暮,刍狗年华住且佳。一事未成已中岁,海云凝望转低迷。

任公看到温哥华在十多年间骤盛,地价涨了上百倍,但没有一个华人买地牟利,就感叹这是华人没有学识,不能与西人竞争的明证。

见华人不得不通过贿赂偷渡海外,历经艰辛,还要承受不平等的待遇,任公感叹道:以祖国数万里膏腴之地,而使我民无所得食,乃至投如许重金以糊口于外,以受他族之牛马奴隶,谁之过欤?

听见老罗斯福欲主宰太平洋的狂言,任公评论道:"世界大势日集中于太平洋,此稍知时局者所能道也。世界大势何以日集中于太平洋?曰:以世界大势日集中于中国故。此又稍知时局者所能道也。"

任公总结了美国没有并吞加拿大的六点原因:1、美国独立之时,与加拿大信仰习惯皆不相容。2、门罗主义。3、英国改变殖民地政策,加拿大获得政治自由。4、南北战争后,政治家深察"夫国群之离合,由历史上自然发达,不能强求"。5、若诉于兵力,两国国民皆不欲。6、加拿大实力日以巩固。

"纽约市于前世纪与今世纪之交产一怪物焉,曰'托辣斯'。此怪物者,产于纽约,而其势力及于全美国,且骎骎乎及于全世界。"总结了托辣斯的数十条利弊后,任公说,自今以往,受其害最剧者,必在我中国。

任公在纽约赴一个商界宴会时演讲说,列强狃于现政府一日之安,欲在此乱机满地之市场殖其产业,非预备数倍之保险费不可。或又欲利用现政府之昏弱,而因以攫特别之权利,信其将来之或失,必不偿现在之所得。

任公看到各国移民大举涌入,非常为美国担心,说:"昔北欧蛮族南下,而罗马之文物以亡。自今以往,美国若有溃虞,其必自此焉矣。"但见美国政论家瞯然不以为意,又很不解。

任公逐条分析了外来移民在道德上、政治上对美国带来的不良影响,但这只是针对欧洲移民。而中国移民不过是廉价劳佣,没有选举权,最多只能竞争一些底层工作机会,因此对美国来说只是"疥癣之患"。

犹太人在美国有一公会,对每一个来美国的犹太人都给予贷款,使营商业;亏损了再贷,再亏损再贷,以此相互扶持。这种团结精神让任公感叹:"我国人之日相轧轹相残杀,同舟而胡越,阖室而戈矛者,视今之犹太人,又何其相反耶?"

任公也不忘说数落犹太人:趋利若骛,视钱如命,诈伪贪鄙;对本族有道德,对本族以外无道德。最后又说,犹太人之不洁,与中国相类。纽约唐人街与犹太街接壤,其秽湫不相上下。

任公游览纽约时,随手发了不少推,下面RT几条有意思的。

RT @梁启超: 野蛮人住地底,半开人住地面,文明人住地顶。

RT @梁启超: 纽约触目皆鸽笼,其房屋也。触目皆蛛网,其电线也。触目皆百足之虫,其市街电车也。

RT @梁启超: 纽约之中央公园……其地在全市之中央,若改为市场,所售低价,可三四倍于中国政府之岁入。以中国人之眼观之,必曰弃金钱于无用之地,可惜可惜。

RT @梁启超: 街上车、空中车、隧道车、马车、自驾电车、自由车,终日殷殷于顶上,砰砰于足下,辚辚于左,彭彭于右,隆隆于前,丁丁于后,神气为昏,魂胆为摇。

RT @梁启超: 人言久住纽约者,其眼必较寻常人为快。苟不尔者,则当过十字街时,可以呆立终日,一步不敢行。

RT @梁启超: 自由岛者,在纽约海口中央,竖一自由女神像,法国人所赠也。美人宝之,登之有潇洒出尘之想。

RT @梁启超: 天下最繁盛者宜莫如纽约,天下最黑暗者殆亦莫如纽约。

任公见工业分工之细,工人已经成为机器的奴隶,不但富者愈富,贫者愈贫,而且智者愈智,愚者愈愚,数十百万工人受摩根、洛克菲勒之徒的区区方寸之脑支配,感慨"天下之大势,竟滔滔日返于专制"。

任公在华尔街拜会了摩根,两人谈了三分钟。摩根说,凡事业之求成,全在未著手开办以前。任公对他很钦佩。

任公认为社会主义是一种迷信;在中国推行国家社会主义,会比欧美更容易。

李鸿章游美时,多去唐人街吃中餐。西人因此才跟风去光顾唐人街;问起菜名,华人都说不上来,只好统统说"杂碎"。于是"李鸿章杂碎"流行一时。

华盛顿纪念碑用各国的石头建造,其中一块为中国所赠,上面题词称华盛顿视陈胜、吴广,有过之而无不及。任公见之气结。

为何美国总统多庸材?任公引述英人布利斯的解释是:一、一流人物不入政界;二、勤慎敏直之人即可当此职;三、异才为民所忌;四、异才多敌,不利于被推举;五、省界竞争;六、退职之后无业可就,高才之士不愿当总统。不过任公认为这种状况正在改变,因为美国正在扩张,需要雄才大略者。

为何美国一流人物不肯投身政界?布利斯也作了解释:一、不愿搬到华盛顿;二、竞选议员较难;三、美国政界大问题少;四、已守平等主义,无足劳辩争者;五、州与联邦各有其权限;六、不能获得虚荣;七、实业界有无尽之富源。

任公游美国,深叹共和政体,实不如君主立宪者之流弊少而运用灵也。

任公初听说华盛顿市民无选举权,很是诧异。了解才知道,其实华盛顿特区并无市民;他们都是回自己州去投票。

任公认为当时的北京已经不是合格的首都,反观上海有成为首都的趋势;不过那也是列强殖民地的首都,而不是中国人自己的首都。

李鸿章游费城独立厅时,想坐华盛顿坐过的椅子,工作人员不允,说国父去后就没人坐过了。但李鸿章说我偏要坐,人家只好让他坐了。

美国建成太平洋海底电缆,一条报文十来分钟即可环绕全球。任公惊叹道"人巧之夺天工,至此而极",并预测"东亚之纽约殆将出现",期待其能"助我文明进步之速率"。但想到"锦绣江山,他人入室",又不忍言。

任公所见,黑人之自由权不过虚名,放奴只是将一家之私奴变成一市之公奴。黑人不是将选票投给北方的共和党,而是投给南方的旧主,任公认为是其奴性不改。

任公在西贤雪地见到了杜威,其人美髯鹤立,目光闪人,声音雄壮,辩才横绝一世,一看便知是大人物。而且此人野心勃勃,大有并吞宇内之概,甚至让任公直感叹:现令之全美国,唯摩根与彼两英雄耳。

杜威宣称能按手治病,信徒甚众。他在任公演讲后,让下面六千听众中曾经有病被上帝治愈的起立,结果站起来的过半。任公当然不信,不过还是佩服其魔力。

任公预言,如果杜威十年后不死,必成美国一大势力。可惜任公不知道,当时已是杜威的顶盛时期,四年之后他就死掉了。

任公所见的杜威,全名叫约翰・亚历山大・杜威(John Alexander Dowie),并不是那个大哲学家约翰・杜威(John Dewey)。"西贤雪地"在书中没给出注解,现一般译为锡安城(Zion City),为杜威一手创建。任公与另一个杜威也有些关联,这是后话。(参考链接

英自收苏伊士运河股份,而英霸东方之局遂定。美自得巴拿马开凿权,而美霸东方之局亦遂定。

任公每至一地,都有维新会成员相迎。若当地尚没有维新会,任公演说一次,也就有了。

任公认为要考察华人在世界上的位置,最具代表性的是旧金山。因为有洋人作对比,华人也足够多,并且在法律上有平等的地位。

当时在美华人所从事的职业,人数最多的是洗衣业,渔业次之,均为比较低等的工作。收益较好的是杂货、裁缝、饮食等。获利最高的是卖王老吉凉茶的。

旧金山的华人团体五花八门,必须隶属的有八大会馆和中华会馆,它们相当于各州与联邦政府的关系。各会馆的主要收入是出口税,于每人回国登船前征收,其中一部分纳于中华会馆。中华会馆的主要支出是律师费。

旧金山有很多联族团体。吴、周、蔡因同出于姬姓而联,刘、关、张、赵因历史演义而联,谭、谈、许、谢因偏旁而联,卢、罗、劳因音近而联――任公认为是无理取闹。

任公总结中国人的缺点:一曰有族民资格而无市民资格;二曰有村落思想而无国家思想;三曰只能受专制不能享自由;四曰无高尚之目的。

休息是人生一大要件,而中国人多不懂得休息。

西人行路,身无不只直者,头无不昂者。吾中国则一命而伛,再命而偻,三命而俯。相对之下,真是自惭形秽。

西人数人同行者如雁群,中国人数人同行者如散鸭。

西人讲话,发声之高下,皆应其度。中国则群数人坐谈于室,声或如雷,聚数千演说于堂,声或如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lease let me know who you are.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