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1, 2010

重学五笔

越来越无法忍受拼音输入法。总结一下原因,大概有下面几条。一是因为当初小学老师没把我教好,现在很多字还是不能准地打出拼音。二是因为拼音的重码太多,上下翻页找字实在麻烦,在手机上用数字键盘输入尤甚。(窃以为数字键盘上最好用的是九种笔画的笔画输入法,可惜我的Moto V730丢了之后就没机会再用了。)再者长期依赖拼音输入容易忘字,这已经是现代人的通病。虽不能说自己有多少传承文化的使命感,但终究不敢忘本。还有就是现在互联网上别字泛滥,拼音输入法难辞其咎。看到那些不知道由谁一开始误打出来的谐音词莫明其妙地流行,实在非常反感。而且在这过程中,像搜狗、谷歌这样带自动更新网络词库功能的输入法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于是决定从我做起,坚决摒弃拼音输入法。

这样自然就想起了五笔输入法,这个我在十四年前学过、却一直没有用过的东西。当时初学计算机,五笔是一个主要内容。回想那时的场景,电脑机房是学校最神圣的地方。它在我们教学楼的最高层,平时都难得接近。高中三年,只有一个学期开设了计算机课,每周一节课,每节课四十五分钟,而且还得在学了半个学期的理论课之后才能得到上机的机会。进机房时,大家须先在门口脱去鞋子,一个一个排队进入。入座之后,先小心翼翼地按老师课上讲的步骤开机,然后一步一步地敲入事先记下的DOS命令,看到屏幕上显示出预想的结果,就会非常兴奋。不过,更多的时候只是显示一行:"Bad command or filename",不明白怎么回事,还心想是不是把电脑弄坏了,只好内心忐忑地坐着等老师过来指导。这样还没敲几个命令,下课铃响了,于是只好懊恼地走出机房,然后就去准备用于下周试验的命令。那门课最后讲的内容就是五笔输入法,还记得最后一次上机,我是在WPS里敲了一首唐诗,并且保存在了电脑磁盘上。

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上完计算机课以后高中就没有机会再摸电脑了。虽然有台步步高学习机可以练指法,编BASIC,玩游戏,但中文输入是没有的。等到上大学重新上计算机课时,一切就都是新的了:Windows 98、Word、C语言,仿佛我以前所学的都是远古时代的东西。此时五笔输入法已经被我遗忘殆尽,于是自然学起了拼音输入法,用的是当时流行的智能ABC。智能ABC是最没有智能的输入法,不会自动调整字词顺序。不过经过聊天室时代和OICQ时代的洗礼,其每个字所在第几页第几个便已烂熟于胸,乃至于可以做到盲打。反观后来所用的微软拼音、紫光拼音、谷歌拼音之类,都不可能做到这点。虽然现在拼音输入法越做越好,但我却越来越觉得它们用起来生疏,打字速度也却越来越慢。不过智能ABC的时代是回不去了,因为自己现在已经不会每天敲那么多字去训练自己的脑细胞,记忆力也越来越差,输一个'暖'字都得试着敲好多次才能让它在候选框里出现。

既决定转回五笔输入法,就照着网上的一个教程又把它重温了一遍。王码五笔在86版之后又出过98版和新世纪版,不过我还是决定学第一个版本。"王旁青头兼五一,土士二干十寸雨……"现在背起这字根表就觉得非常亲切。略有所成后,就把电脑上的谷歌拼音卸载了,装上了论坛上推荐的极点五笔。这个输入法最大的好处是同时支持拼音,不仅可以在五笔卡壳的时候拿来应急,而且可以反过来学五笔输入。到现在用五笔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一般的输入可以应付,只是速度还是有些慢,因为脑袋里还要想着每个字的拆分。其实五笔的难点不在于背字根表――字根就那么一百来个,怎么都能背下来――而在于一些字的拆分实在摸不着头脑。(据说新版的编码会有所改善。)另一个难点是识别码,它使得一些字拆分后还需要脑筋再转一个弯,而且有时常用字还要给生僻字让路,这样就丢掉了行云流水的输入感觉。当然如果足够熟练了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一个字不用想它的拆分就能自然地敲出来。只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到这种境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lease let me know who you are.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