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07, 2007

七月六日随笔

校园的广播放起了那些动听的老歌,干道上满是恣意欢笑的人群;偶尔见一两个醉酒的女生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边上围着一圈关切的同学――他们的兴致并没有降低。我知道,他们正在体验的,是其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离别。

我带的一个女生,明天就要离开赶去新的工作单位报道。晚上把最后一点东西交给它,算是结束了这一个学期的关系。我祝她明天一路顺风,她说谢谢老师。她一直称我为老师,其实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多少老师的样子。本想再说点什么,她却显得不想久留,只好静静地目送她离去。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每次见面时都是笑容可掬。可说起毕设中的问题,却常常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问她是不是觉得烦了,她说确实是挺烦的。我于是心想,真是不应该用这个编码、那个算法来折磨这样的女孩子。我也无奈,只好耐心地帮她调程序,实际上我知道也没有几行代码是她自己写的。最后总算有一些结果,答辩的时候,她讲起来也算有条有理,头头是道。这才觉得其实她还是做得不错的。她说她是其班上第一个离校的,我猜明天一定会有很多同学为她送行吧,不知她到时会不会哭得泪流满面。希望她以后不再为那些无趣的事情烦心,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lease let me know who you are.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