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1, 2007

糟透了

本来就诸事不顺,心情低落;今天早上又把手机给弄丢了。早餐前给同学发了一个短信,塞进兜里;刚走出餐厅就发现手机没在身上,马上回去找,问谁谁说没看见。回头给手机打电话,开始没人接,接着被挂断,再打就关机――唉,真是无语。虽然还是一厢情愿地给手机发短信说明了我的联系方式,但也不指望会有人给送回来了。

这个手机也用了将近四年了,丢了也没什么。只是里面的通讯录基本都没有备份,这实在是痛苦的事。而且这事也太不凑巧。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这是在北邮第二次丢东西。上一次是在大一,那时图书馆没有带锁的柜子,我把自己的一本C++的书放在借阅室外面的长椅上,然后进去借书;回来发现那本书已经不见了。我于是就很为他们觉得悲哀,自己后来也不得不多长一个心眼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lease let me know who you are.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