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4, 2006

晚霞

午后下了一点小雨,这是一个多雨的夏天。傍晚坐到窗前埋头工作,偶然间抬头一看,就见到一片淡红色的天空,旁边的建筑物也迎接着西边的余辉,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再往西北方向望去,哦,那是怎样一片红色啊!虽然天边的乌云还没有散去,但行将落下的夕阳仍轻易地在乌云下面撕开一道宽大的口子,露出了一条别样的红色。仿佛是一种不知名的水果, 虽然外表丑陋,但剥开果皮一看,确是鲜红的、水盈盈的果肉,让人惊喜万分。

于是我决定停下手上的工作,走到向西的窗户旁边,静静地端详这大自然的即兴创作。被那层橘红的云彩包裹着的,是远处连绵起伏的黛色西山。那山也仿佛被一层薄薄的轻纱蒙上,只给我们展示一个优美的轮廓。在山的下面,是或高或低,或远或近的房屋,它们也只是安静、且有秩序地排列在那里,零星的投射出几点灯光。仿佛在大山的庇护下,城市已经可以安稳地入眠。再看那天边的晚霞,已不似刚才那么散漫,渐渐地把自己的美丽衣裳收叠起来。方才的橘红的变成殷红,在周围乌云的包裹下,像是刚从古老的矿山里开采出来的硕大的红宝石,那么璀璨夺目,让人不禁想永久地把它收藏起来。可是,山那边的太阳父亲,似乎怕耽误了给地球另一边的人们送去光明,不停的催促自己的美丽女儿赶紧启程。于是,她也不得不遵从父亲的命令,最后不舍地看了我们一眼后,转身离去。红色区域渐渐变暗,变小,被周围贪婪的乌云一点点的吞噬。终于,她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夜幕已经降临,西山的轮廓已隐约不可分辨,山下的房屋渐渐亮了起来,近处的公路上,一辆辆汽车开着大灯飞驰而过。这时,我也回到桌前,重新开始了我的工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lease let me know who you are.

Soc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