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4, 2006

进行全神贯注的科学思考

进行全神贯注的科学思考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些人只是在桌子前对着一张纸发呆,有些人则不停地踱来踱去,而我个人喜欢平躺下来、闭上双眼。事实上,正在努力思索的科学家看上去可能到像是正在小憩。全身心的沉浸于科学思索是一种最有价值的经历,但也确实非常艰苦。一个正努力追踪某些念头的科学家对自己是近乎残酷的,让自己变得痴迷,而某种有趣的看能性一旦隐约出现,就立刻集中所有的精力验证它。在这些不确定的念头中,只有很少一些被证实为真而幸存下来,大多数最终还是被淘汰了。大胆而粗略的思想当然要继续发展,但具体细节也必须及时核证,而通常,灾难性的缺憾总是在这一过程中冒了出来。这是,思想必须重新解释或放弃其中的一大部分。这样的工作过程日复一日,经年累月。当然,并不是所有看似科学家的人都如此艰苦的工作,他们中的许多人早已停止了工作,而剩下的则从未开始过。但对于那些并非装腔作势,自欺欺人,而是真正游戏其中的人们来说,游戏是艰难、紧张,令人痛苦和精疲力竭的。然而,如果这种劳动的果实、这种努力的结果竟受到傲慢无礼的鄙弃,悲剧就发生了。想像一下,一个发现了自然根本方面真意的人,面对他同时代人的抨击和误解,仍年复一年的继续他的研究,如今变得年老体衰沮丧。这些就发生在奥地利物理学家波尔兹曼身上。1906年9月5日,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时,他62岁……

-- 大卫·吕埃勒著,刘式达等译,机遇与混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lease let me know who you are.

Sociable